上海中学

2018学年第一学期第三次党课——前现代与后现代的反思

2019-01-04

      2018年12月27日,2018学年第一学期第三次党课在化学阶梯教室如期举行。主讲老师为刘育绮老师,推荐书目为《现代性》。
      开场刘老师便向大家提出了一个问题:如何描述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现代化的社会?学员们也从各个方面发表了自己的真知灼见。社会生活上,高效、高速、快节奏,都是它的代名词;文化上,提倡多元化的交流;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人际关系越来越复杂……刘老师对于同学的回答也感到满意,也着重地补充了现代化社会的经济变化。比如说中国农业时代的GDP增速仅仅是百分之零点几甚至没有,而时至今日这个数值来到了8%-10%,这样的巨变在很多西方国家的眼中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这是经济现代化,那么政治现代化呢?刘老师提出了一个问题,朝鲜是否算得上是现代政体?同学们七嘴八舌,几乎都不认同地摇头,但是又难以说明缘由,刘老师说,要想回答这个问题,就要先明白政治现代化是什么,它的核心应该是做到真正的“民主”,而民主的核心则在于一个国家能有成文的宪法保证国家的权力不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而是代表人民。这话初听着有些拗口,但一番思索后会发现,这的确就是政治现代化的特征,也是它的核心意义所在。
     接着刘老师开始围绕现代化的定义来讲述,先提及的是它的起源,有人认为它起源于工业革命,有的认为在二战开始,有人又认为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起就已经开始了。当然,这其中人为从工业革命开始的还是占据大多数,原因是它为现代化提供的经济基础功不可没。
     与此同时刘老师抛下了一个问题,各方面的现代化什么最重要?最终统计下来,近一半的同学选择了经济的现代化,剩下的同学则分别选择了政治现代化与思想上现代化等等。而刘老师说,真实情况也的确如此,抱有如此观念,觉得现代化从工业革命开始发展的人占据着主导地位。
     然后,刘老师开始讲述前现代与后现代的联系与区别。前现代,也称传统时代,它的划分也充满着争议。刘老师认为,虽然是“前现代”,但它依然需要“现代”的特征,所以不能将农业时代也划分入它的范围内。而它被称为前现代,是因为它为现代化的到来提供了最重要的几个条件。这几个条件中就包含了经济,也就是当时的西欧与英国率先实行了工业化,而其他的国家则被动地工业化。
     最后进入到我们所生活、享有的这个后现代。刘老师先提到的是它的未来,比如说经济上,我们经历前现代而从第一产业跨越到了第二产业为主导的今天,而他认为,后现代的任务,就是让我们从第二产业跨越到第三产业。接着他则说了现代化的弊端,他举了史学上的例子来说,前现代的史学,因其否认思想作为实证的可能,于是它只聚焦在政治。经济。军事的历史上,而今天的史学,强调了证据的普遍性、多样性,以群像式的研究为它的主要特征。然而它的弊端就在于它会使得研究趋于碎片化,美其名曰“解构”,而后“重构”,实则是实实在在的碎片化研究,对于进步发展毫无裨益。
     作为高中生的我们,在享受现代化为我们带来的便利与好处时,也该去静下心想想它的意义、它的未来,谨防自己落入陷阱。有人因为我们在进入现代化之前的腐朽落后的日子,便否定中华文化五千年以来的进步,有人则任由自己的思想、世界碎片化,迷失在这个充斥着信息的现代化社会中,这两者都是现代化最大的两个陷阱,该如何去逃脱、如何去规避,需要我们不断地去学习与反思。(
上中团委团委办)